• <button id="pf2kw"></button><button id="pf2kw"><object id="pf2kw"><input id="pf2kw"></input></object></button>

  • <th id="pf2kw"></th>
    1. ?
      󰊝直銷網 󰊯 新聞資訊 󰊯 微商 󰊯 正文

      騰訊和京東:讓微商成為“正規軍”

      2020-06-30 13:58    來源:聯商專欄󰄲0 󰋇 77004 次

      在今天,你要是隨便拉一個人問問,用微信嗎?估計十個人當中有九個回答是。到2020年,微信的日活用戶超過10億,據調查,從2018年到2019年,微信占用的用戶時間始終保持在46%左右。

      也就是說,在微信APP上,平均每天有10億用戶是活躍的,而且這些用戶每天刷手機的時間,超過40%花在了微信上。

      如此強大的微信,幾乎已經到了可以無所不為的地步,而且它可以實現一款APP打通天下。2017年1月份,張小龍公開表示,微信小程序正式開放。

      這是一招絕殺,在小程序上,無論是商家,組織還是個人,可以搭載各種小型的應用軟件。從游戲到乘坐公交,從微商店鋪到開具發票。

      微信強大到讓所有互聯網巨頭忌憚的地步。2016年,微信紅包大戰,一下子奪走了支付寶將近一半的支付份額,馬云驚稱是“偷襲珍珠港”。

      2018年5月份,騰訊宣布全面封殺抖音,抖音的鏈接無法在微信上分享,字節跳動委屈巴巴地說,《要多少文件騰訊才肯收手》?

      今年4月份,很多人意外地發現,微信發現欄,朋友圈的下方悄悄出現了一個“視頻號”板塊,而且跟朋友圈的功能一樣,只要有朋友對某條視頻點贊,就會出現紅點提醒。這被理解為微信正式殺入短視頻的開始。

      除了涉足支付、短視頻,更重要的是,騰訊對電商的覬覦之心從未停止。

      1、騰訊的電商生態

      6月10日訊,根據媒體報道,騰訊推送了一篇名為“QQ惠購,邀您內測”的推文,面向內測用戶介紹了“QQ惠購”、“QQ群櫥窗”以及“直播購物”三項全新功能。

      “QQ惠購”被定位為分享型社交電商小程序。其本身并不是一個電商平臺,QQ惠購貨物均來源于第三方電商平臺。其中主要以拼多多的商品為主,輔以京東、唯品會和麥寶等渠道的商品,商品的種類較全。

      “QQ惠購”中分類的商品主要以年輕人的物品為主,以低價商品為主。在價格方面,因為考慮到面向用戶是年輕人,所以主要以低價商品為主。

      它本質上借鑒了拼多多的“拼團”模式,用傭金返利引導用戶主動分享推廣商品。用戶可以將商品生成二維碼分享給好友,好友購買商品后,用戶即可獲得傭金返利。

      除了QQ,微信也沒閑著?;谖⑿诺木薮罅髁?,在其上搭載的電商更是花樣百出。

      6月15日, “小鵝拼拼”小程序上線了“群小店”功能。用戶只要在微信群分享“群小店”,群友點擊鏈接后,就可開通群小店,分享鏈接的用戶自動成為群主。群友購物返利,店主可獲得額外獎勵,群消費滿100元可開通群秒殺功能。

      群主可查看群員通過“群小店”購物省了多少錢,群友購物返利時,店主可獲得額外獎勵。此外,群消費滿100元即可開通群秒殺功能,獲得僅限群員購買的更低價格的商品。

      有人要問,小鵝拼拼是個什么鬼?

      小鵝拼拼也是騰訊基于微信生態的一款電商小程序。今年5月初才悄悄上線。

      據“小鵝拼拼”官方介紹,“小鵝拼拼”是依托于騰訊社交生態圈的多樣化場景和龐大用戶團體,打通各個圈層消費者、多樣化購物場景的帶貨內容社區。

      這是一個以拼單為主要購物形式的產品,其銷售的商品通常低于該商品的市場價格。跟拼多多不同的是,小鵝拼拼可以讓更多的個體商家進駐平臺,依托微信朋友圈,發布自己的產品信息。

      2、人人都是賣家的新型社交電商

      如果微信要做社交電商,那基本上就沒拼多多什么事兒了。

      除了小鵝拼拼這樣的微信自主電商小程序之外,微信還誕生了大量的第三方電商小程序。而且這些電商小程序可以不斷地發展下線的分銷商體系,比如說微店、小店、愛庫存等等。

      微信生態里面電商的模式也是一種社交電商,但是完全區別于阿里、京東以及拼多多。

      微信電商生態的聰明之處在于:它搭建了一個平臺,在這個平臺上,所有人既可以自己開店,作為賣家,也可以是買家,作為消費者。也就是說,基于微信的熟人朋友圈關系,人人都可以是賣家,人人也可以是買家。

      利用這些小程序,每一個個體開店將會變得十分簡單,你可以賣自己的商品(比如說,筆者通過北京大學出版社的公眾號就可以進入北京大學出版社的微店,購買該社出版的圖書);也可以由平臺方為你提供貨源,只要有商品賣出就給予提成。

      比如說在愛庫存的小程序上,任何一個微信用戶都可以生成自己的店鋪,選擇感興趣的商品,生成圖片+專屬二維碼。凡是由此二維碼進入的顧客產生消費,賣方都可以獲得提成。

      也就是說,在微信的電商生態上,形成了一大批新的微商。這些新的微商跟過去的傳統微商有很大的不同:

      第一,選品保障,全部有第三方提供,微商本人只要在第三方的倉庫當中選品即可,非常簡單易操作。

      第二,產品的品牌和質量保障。所有產品均為正品,品牌和質量有保障,區別于傳統微商的個人產品。

      第三,售后服務保障。產品有第三方發貨和提供售后保障,消除了原來向個體微商付款之后之后不發貨、不方便退換貨的后顧之憂。

      3、京東的微商生意

      在社交電商領域,京東悄悄上線了很多項目。萬變不離其宗,這些林林總總的項目,其背后的基本邏輯,都是依托于微信的朋友圈,個人分享和裂變,產生銷售之后給予獎勵。

      比如說,2019年,有媒體報道,京東云推出京東云小店,用戶享受商品折扣外,還可享受推客分紅等收益,并通過京東云小店后臺進行粉絲管理、查看累計銷售額、收益情況和獲取營銷工具,獲得電商運營的技能和經驗。

      2019年9月,京東拼購App更名為“京喜”。京喜是基于京東商家,利用拼購營銷工具,通過拼購價及社交玩法,刺激用戶多級分享裂變,實現商家低成本引流及用戶轉化的一個工具,主打“低價不低質”概念。

      2019年12月30日,社交電商平臺芬香的運營主體北京芬香科技有限公司獲得了金沙江創投和StarVC的融資。芳香的高管新增金沙江創投主管合伙人朱嘯虎。

      公開資料顯示,芬香取意“分享“,是京東戰略合作伙伴。其載體是一個基于京東購物平臺的“自購省+分享賺”的微信小程序和App。2018年11月上線至今,這個依托微信生態、背靠京東供應鏈成長起來的社交電商,已經成為不少人發展副業的首選之地。

      對于這樣的結果,最樂見其成的顯然是京東。作為芬香的戰略合作伙伴,京東不僅吸收著芬香帶來的流量,還通過社群運營盤活了用戶,填補了其在社交電商領域的短板。

      在京東這顆大樹之下,芬香的起點似乎比很多社交電商平臺要高一點。并且,從京東和騰訊的關系來看,芬香不僅擁有京東的商品池,同時還擁有微信的流量池。

      芬香的推手們在宣傳時,喜歡強調芬香是京東的戰略合作伙伴,官方推廣里也毫不避諱地公開宣傳其創始核心團隊都來自京東前員工。

      無論是京東云小店,還是京喜,或者是與京東關系模模糊糊的芬香,都可以看出,京東并不想放棄社交電商這一個巨大的流量渠道。

      對京東來說,京東商城是大生意,每一個個體的力量是小生意,但是聚沙成塔,集腋成裘,無數的小生意也可以匯聚成洪流。

      4、長尾微商的正規化

      長尾這一概念是由《連線》雜志主編Chris Anderson在2004年10月的“長尾”一文中最早提出,用來描述諸如亞馬遜和Netflix之類網站的商業和經濟模式。

      過去人們只能關注重要的人或重要的事,如果用正態分布曲線來描繪這些人或事,人們只能關注曲線的“頭部”,而將處于曲線“尾部”、需要更多的精力和成本才能關注到的大多數人或事忽略。

      但是,在網絡時代,由于關注的成本大大降低,人們有可能以很低的成本關注正態分布曲線的“尾部”,關注“尾部”產生的總體效益甚至會超過“頭部”。

      安德森認為,網絡時代是關注“長尾”、發揮“長尾”效益的時代。

      如果人人都可以成為賣家并且有利可圖,那么,數量巨大的微商,就是一個巨大的長尾。

      但是,從受眾的角度來分析,微商如何正規化是一個不可避免需要解決的問題:

      第一,依托微信朋友圈或者微信群的營銷,如何避免引起反感,同時還需要保持活躍度。

      第二,規范化的管理。無論依托京東,還是依托微信小程序端的第三方平臺,微商交易過程的規范化管理是打造口碑的重要環節,包括商品的正品保障、發貨、售后的服務保障等等。

      已有[0]條評論,查看全部
      ?
      a一级在线免费观看

    2. <button id="pf2kw"></button><button id="pf2kw"><object id="pf2kw"><input id="pf2kw"></input></object></button>

    3. <th id="pf2kw"></th>